大道山河第四十九章戾气营养

大道山河 第四十九章 戾气

萧蝶面沉似水,极其冷静,身体轻盈,脚下连踩,不断的后退。

但顾麒穷追不舍,玉麟剑嘶吼咆哮,虚空中红霞飞溅,宛若漫天烟雨。萧蝶招架不住,轰的一声,血浪瞬间吞没她,她痛苦的轻吟一声。

正在危难时刻,凌风总算及时出现,他怒气冲天,发指眦裂,大吼道:“纳命来。”天寒剑含怒斩下,剑气呼呼作响,如飓风卷过。

顾麒不得不撤剑,面对天寒剑,面对凌风,他若是再硬拼的话,无异于自寻死路。玉麟剑一抹,虚空裂缝,似乎划开地狱之门,产生强大吸力。

凌风一时不慎,冲进虚空裂缝中,只感觉血雨腥收养在自己身旁风,阴森恐怖。那无尽黑暗中,一道道幽魂浮现,不顾一切的围攻过来。

“怎么回事?”他心中微微一怔,心有所念,也没有时间细想,“大道轮回诀,万世沉沦。”

只见他身后幻影重叠,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仿佛都只是虚妄,只是泡沫。他双手不断掐诀,指尖光芒流转,随着双手的缓缓推动,身边的虚空寸寸奔溃,化作漫天飞灰。

凌风骤然出现,眼前是顾麒惊恐的表情,近在咫尺,他又怎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天寒剑顺势送出,他心中的怒气凝聚在剑中,剑尖穿胸而过,立时间血流如注。

顾麒也不是一般人,此时已反应过来,玉麟剑横扫而过,一副同归于尽的样子。但凌风不为所动,神色如常,拔剑撩起,在一片血花中,顾麒飞扑出去,从空中划过。

天寒剑一抖,凌风踏风而起,追上前去,誓要斩他首级。

顾麒瞪了他一眼,眼中尽是怨毒,这么好的机会,却以失败而告终,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他伤势过重,不敢再继续下去,只好化作一团血流,向殿外逃去。

“想逃?简直是痴心妄想!”凌风仗剑追逐,但就在此时,身后传来叶寂的声音,“师兄,不好了,萧姐姐昏倒了。”

凌风猛然一惊,回身望去,只见她倒在一片血泊中,鲜血染符合政策的也允许生三个孩子。也就是说红衣裙,脸色更是苍白如纸。他毫不犹豫的折返,顾麒有的是机会收拾,但她却不能有半点意外。

气息有些孱弱,凌风轻轻扶起她,伸手摸摸脉门,似乎有股戾气在肆虐,肯定顾麒的留下的。还真是够恶毒的,即便是他当时放人,结果依然是一样的。

凌风盘膝她身后,戾气在体内肆虐,为今之计,只有以真气引导,或许能够逼出戾气。这样做很危险,一不小心,两人都会殒命,但时间紧迫,他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只能尽力一试。

“你注意下周围,一旦有异动,立即提醒我。”凌风叮嘱叶寂,他担心顾麒去而复返,事到如今,他不得不谨慎。

呼,真气凝聚在双手,凌风轻轻压在萧蝶背后,真气顺着双手,慢慢的导入她的身体。真气顺着筋脉,漫延至全身,捕捉戾气的痕迹。

戾气如凶兽般肆虐,很容易搜寻到,他以真气凝成条条锁链,从四面八方封锁,将其彻底束缚住,而后小心翼翼的牵引,希望能将其引出体外,虽然进展很慢,但至少还是有希望。

时间流逝,但就在即将成功的时候,戾气突然狂暴,仿佛有灵性般,不断的挣扎,不断的反抗。

凌风眉头紧锁,他不敢轻举妄动,稍有不慎,萧蝶就有筋脉尽断的可能,到时性命不保。而他也会受到反噬,就算侥幸活下来,只怕也会成废人。

就在此时,那戾气突然分裂,化作一缕缕蚕丝样,隐没起来,无从探知。即便是凌风竭尽全力,但依然收效甚微,戾气隐没,只要不显露,他根本捕捉不到。

这可怎么办?凌风心道,性命攸关,他不敢有半点大意,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得冷静。

望着萧蝶苍白的面颊,他不由一阵的心痛,沉默片刻,他暗暗开口道:“事情因我而起,她是受我牵连,我决不能坐视不理,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真气运转,凌风的办法很简单,而且只要顺利,应该会成功的,那就是将戾气吸进他的体内,这样的话她就能不再痛苦,至于他会怎么样,他还没想过,也不会去想。

青筋暴露,凌风脸上露出狰狞,过程很简单,也很容易。若是换做其他人,这事其实并不简单,毕竟戾气隐没体内,只有将她身上真气都吸走,才能确保戾气全部清掉。

海量的真气,一般人不可能承受住,不过凌风却有点不同,他的仙台是无底洞,轻而易举的吸走她浑身的真气,连同戾气一起,她的脸色逐渐的恢复,呼吸也渐渐的平缓,只不过还没醒过来。

“叶师弟,你扶她到一边去。”凌风强忍着痛苦,咬牙说道。只片刻时间,他的后背就被汗水湿透,声音颤抖,连面部都有些扭曲。

此刻才算明白萧蝶的感受,说是生不如死也不为过,以他神魔血凝成的身体,都难以忍受,更何况是她,她能从始至终都一声不吭,意志力可见一斑。

“师兄只管放心,我会照顾好萧姐姐的。”叶寂郑重的点头,他当然也明白,凌风的情况很不妙,决不能让他分心。

本身有伤在身,如今更是雪上加霜,凌风不得不铤而走险,他的肉体强横,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他打算强行逼出戾气,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活下来。

虽然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这个过程非常的危险,一旦真气失控狂乱,那么他很可能爆体而亡。

天玄经施展,浑身光芒璀璨,他心神合一,气运丹田,控制体内真气,驱逐隐藏在其中的戾气。

噗,气血逆行,虽然凌风极力控制,但还是没能成功,戾气游弋于全身,如丝若絮,根本不能排出体外。不仅如此,戾气反而一点点的侵蚀他的意识,使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啊……”凌风仰天长吼,发泄浑身的痛苦,他猛的站起身来,双眸中闪烁着寒光,脸颊上戾气尽显,抬手间狂风大作,剑气涌动,他的模样似乎有些癫狂。

“师兄,你到底怎么了?千万别吓我呀!”叶寂焦急的大吼,在他印象中,凌风从来一向都是冷静沉着的,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剑气盈动,他只要敢上前,只怕会被万剑穿心,故而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吼吼吼,意识被戾气侵蚀,脑海一片空白,凌风仰天长吼,不断的挥剑,只为发泄心中的痛苦、愤懑。倘若一直继续下去,就算不被戾气折磨致死,他也会力竭而亡。

就在此时,一颗墨丹缓缓浮现,黑气浓郁而内敛,甚至连虚空都暗淡下来。墨丹轻轻一荡,狂乱的真气瞬间平复,而隐没在体内的戾气,仿佛是受到牵引,百川归海,不断的涌向墨丹,没有半点遗漏。

叶寂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眼前的情景他很难以理解。不过凌风总算平静下来,他单膝跪地,口中喘着粗气,眼神逐渐的清明。

“师兄,你没事了?”

与2011全年近8亿港元的净利润相比 “我……”凌风脸上透着一片茫然,他头痛的厉害,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拼命的摇着脑袋,想要记起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这是怎么了?”

正当他努力回想的时候,虚空中突然传来钟响。

咚咚咚,三声钟响,如醍醐灌顶般,那声音很沉很闷,令人神魂震动,在空中不断的回响。

“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皆是天意,一切皆是定数。”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周围景象不断的模糊,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有些不真实,如梦如幻,紧接着凌风的脑海一沉,再次倒下,不省人事,只有钟声还在耳边回响。

……

玄天宫外,顾麒仰天怒吼,“凌风,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他机关算尽,但没想到还是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还差点丢了性命,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可他却又没有办法,我们在享受高速快感时他心知肚明,正面交锋,他没有任何机会。

就在此时,迎面走来一人,衣袂飘飘,美艳绝伦,只是面色略显苍白,应该也是受伤不轻。

“顾师兄,小妹紫阳峰李沐瑶,我俩曾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顾师兄是否还记得?”

李沐瑶艳名远播,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但顾麒又怎会忘记?只是他感到有些奇怪,他与李沐瑶并无瓜葛,与燕云峰更是死对头,那她为何会主动招呼呢?

“原来是你,还真是挺巧的。”

望着浑身是血,气息紊乱的顾麒,李沐瑶皱着眉头问道:“顾师兄,你怎么了?怎么伤的如此重?什么人下这样的毒手?”

顾麒嘴角微颤,眼眸中闪过一丝怨毒,他冷笑着说道:“呵呵,刚才遇到头畜生,那畜生相当厉害,且狡猾异常,我千辛万苦才逃掉。虽然受了点伤,不过都只是小伤,无妨的。”

长春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
长春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石家庄妇科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