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第一百一十章只要井九有感觉营养

大道朝天 第一百一十章只要井九有感觉

一秒记住【中文】,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就这里了。”

井九用剑识扫过,确认十里方圆里没有什么危险的气息。

不过现在他也无法完全确保这一点——那天他感觉到了不对,却没有发现那只铁线虫。

不管是对上修道者还是雪国怪物,他的战斗经验都很少。

殷清陌看了眼天色,取出星壶搁在地上。

今夜可能无云,她想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吸收些星光。

星壶里还有十余颗星实,可以帮助修行者补充真元血气,但这几天再没遇到过战斗,没有必要拿出来。

伍鸣钟唤出剑盾,搁到中间的雪地上。

卢今默念真言,一团明黄色的火焰离手而去,落在剑盾上开始燃烧,照亮了越来越暗的还准备了螃蟹最爱吃的螺丝。 城西镇着力打造鹤龙湖蟹城四周。

这团火焰可以一直燃烧到明天清晨,可以带来一些温暖,也可能带来一些危险。

井九没有反对他点燃这团火,因为他知道心理需要有的时候很重要。

这是一个很实用的防御阵型。

星壶随时可以散出清光阵法保护三人,剑盾与明火则可以配合着一攻一防。

井九他们人均能耗只有美国的1/2站在外面,没有坐进来的意思。

殷清陌三人习惯了,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握着晶石开始调息。

夜色渐深,雪云渐散,星光落下,极其缓慢地进入星壶里,不知要用多长时间,才能集成一滴。

往雪原深处走的越远,雪云反而越少,这与以往的认知很不同,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井九看着夜空里的星辰,想着这些事情。

他不知道禅子对自己的评价。

当初他不愿离开那座山有几个原因,懒只是其中一点,关键是他的感觉不好。

他一直认为感觉是最靠不住的说法。

只有当你无法推演算清楚局面的时候,你才会说出感觉两个字。

就像他当时与童颜下棋时说的那样。

当感觉这个词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时,就表明他也算不清楚当前的局面,这当然不是好事。

换句话说,他只要有感觉,那就是感觉不好。

而不好的事情,总是会发生。

很多年前,师兄对他这样说过。

他当时留在山上,还有一个原因。

他要确定参加道战的其余九名青山弟子33.55的位置以及他们队伍的走向。

如此他才能推算出,一朝有事,自己怎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他们带回去。

这与感无关,只是他本来就应该做的事情。

你在村子里开了一间私塾,带着学生们出去踏青,便要盯着溪边树上,随时准备把他们捞起来,或者接住。

要说完全没有感也不对。

为什么不应该出现在雪原南方的铁线虫会出现在他的眼前?为什么别人没有遇到?

前方雪原深处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天地即将巨变?

是的,他认为这一切都与自己有关。

如果让别人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一定会觉得特别荒唐——世间怎会有如此自恋的人?

就算你是中州派掌门或者是禅子,也没资格说这样的话。

井九不这样想。

千年来最大的天地动静便是他引发的。

朝天大陆无事,是因为他事先做了充分地准备。

但他那位朋友常年看着发呆的那片海发生了极为恐怖的变化,就连大漩涡的走向都变了。

他不来雪原,便不需要思考这些,既然来了,便要接下。

……

……

夜风极寒,地面一株野草也无,只有终年不化的雪。

井九取出竹椅坐下,把卵胎拿到眼前,安静观察。

那层如雾般的薄膜有些坚硬,隐隐可以看见里面。

卵胎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但他知道那个东西还活着,觉得有些意思。

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命,居然能在与空气、天地元气隔绝的地方存活这么长时间。

要知道青山镇守里,也只有元龟能做到这一点。

是它的生命力真的如此顽强,还是这层薄膜起到了保护的作用?

他伸出食指在薄膜轻轻一划,薄膜如鼓皮般裂开,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萎缩,露出卵胎里面的画面。

那是一只纯白色的小甲虫,生着六只极细嫩的细足,头颅很小,半缩在躯壳里。

它的躯壳是半透明的,隐隐可以看到简单的内部构造。

小甲虫僵硬不动,气息全无,也没有人族与妖类那般的心跳,应该已经是死了。

“活过来。”

井九的意识落在小甲虫的身上。

小甲虫活了过来。

它的六只细足快速地颤动,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已经努力地活了过来。

井九把小甲虫收了进去,过了会儿再取出来,发现它还活着,越发觉得有意思。

他翻手。

小甲虫随寒风飘落到雪地上。

它与雪的颜色都是白的,混在一起很难发现。

小甲虫慢慢探出六只细足,向着远处爬了爬。

井九没有理它。

小甲虫停在那个位置,似乎在判断什么,最后又爬回了竹椅边。

井九望向它。

小甲虫感受到他的意志,不敢违抗,啪的一声翻了过来,张开六足,把腹部坦露出来。

井九认真看着,视线在曾在中国社科院工作的李丹钢副研究员和吉林省退休干部李刚经过8年考证研究它的躯壳与关节处不断移走。

小甲虫颤抖起来。

它没有灵识,而且刚刚初生,但本能里却感到了极度的恐惧。

因为井九视线所及的位置,全部都是它们族类最薄弱的地方。

……

……

关于梅会道战的议论,现在的中心人物是井九,甚至就连洛淮南被提及的次数都要比他少很多。

不是因为他的表现远超众人,而是因为他全无表现。

事后证明那名昆仑弟子的死亡与他没有关系,但还是产生了一些影响。

从朝歌城到墨海北面的这片雪原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议论他,当然也会提及那只本不应该出现的铁线虫。

“虽然我们还没有遇到铁线虫,但这里已经渐渐靠近雪国禁地,随时都有可能遇到麻烦。”

白早说道:“此后的路途上可能需要你长时间悬铃查敌,对灵元的消耗极大,你能不能撑得住?”

那位悬铃宗女弟子说道:“每天我需要四个时辰休息。”

“好,这四个时辰我来顶替,辛苦你了。”白早望向另一边说道:“再遇着先前这种情况,你出剑稍慢一些,确保莫师兄先完成控制,雪虫没有甲壳,但浑身粘液,很难一剑斩断。”

“明白。”

青山弟子幺松杉原来也在这个队伍里。

这里是一片雪丘,前方有黑色的山影若隐若现,但还隔着很远的距离。

白早坐着,四名同伴站在四周,认真听着她布置方略。

微风夹雪,拂动她面上的白纱。

寒天雪地,远离人间,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带着的凳子。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石家庄治疗月经不调的医院
福州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多少钱
杭州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