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印至尊第六十五章为师会认为你有断袖之癖营养

圣印至尊 第六十五章 为师会认为你有断袖之癖的!

“嘎吱——”

老者的话刚刚落下,屋门便是被拉了开,只见一道身影从屋外走了进来,那张稚嫩中带着一丝成熟的xiǎo脸,鲜明的显现了他的身份,此人赫然便是梦风。

“师傅,你炼好丹药了?”一进屋,梦风就闻到了一股之前他在炼药阁内,曾闻到过的药香之味,顿时间,梦风便是想到什么,眼前不禁一亮,目光如狼厦门书生处处显示出对这份事业的执着与热情。它有什么目的?盯着肥羊一般的看着悬浮在床榻之上,如同幽灵一般的老者,道。

被梦风的目光盯着浑身一阵不舒服,老者身体略显哆嗦的説道:“别用如此猥琐,且异常暧昧的眼神看着为师,为师会认为你有断袖之癖的!”

“呃,断…断袖之癖?!”梦风闻言,脸庞一抖,额头上顿时泛起几道黑线,道:“师傅啊,你这到底在想什么啊?想象力也忒丰富了diǎn吧?再説了,您都这么老了,就算有断袖之癖,也不会愿意把你当成对象好不。”

説到最后,梦风的声音也是越来越xiǎo,xiǎo到几乎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听不见了。

但,这却并不妨碍老者听见,毕竟老者的实力,那可是深不可测的,别説是同在一个屋檐之下,就算是在庭院内,xiǎo声説话想不让老者听到,那也是不可能滴。

“我擦不是吧。原来风儿你,真有断袖之癖!”老者那悬浮的身体连连后退了几步,浑身颤抖着,一脸惊恐的看着梦风,就如同xiǎo肥羊遇到大灰狼那般景象。

“我靠!”梦风彻底无语了,整个人差diǎn晕了过去,原本一开始遇到老者时,他还以为老者是个多么正经,且正气浩然的隐士高人。但现在看来,这貌似根本就是相反的,老者分明便是个为老不尊的货。

“哎呀,那么认真干嘛。为师这不是看气氛太闷了嘛,这才开个玩笑解解闷啦。呵呵……”老者见梦风认真的样子,也是不装了,回到原来的位置,一脸随意的笑道。哪还有之前那惊恐,浑身颤抖的模样?

“气氛太闷?”听到老者这理由,梦风的嘴角不禁一阵抽搐,貌似他才刚刚进来好不,何谈有气氛之説?莫非是这房间内,由于老者刚刚炼药,而导致气氛太香了,老者想要制造其他气氛,把这香气氛给解了?一想便没有可能。

呃,不对啊,我的想象力,怎么也变得如此‘丰富’了?

发现自己竟然想到什么香气氛,梦风的脸庞不禁又是一抖,看着那一脸随意,且老脸上带着猥琐笑容的老者,梦风的心中不禁一阵大叹:唉,俗话説得真好,有什么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有猥琐的师傅,自然也会有猥琐的徒弟。而徒弟之所以会猥琐,纯属是因为和其猥琐的师傅呆在一起太久了,被带得也猥琐了。

而梦风心中这里大叹,老者的目光这时也是奇怪的看向了他。

只见此时的梦风,那个是摇头晃脑,一副练书时感叹的模样,而最让老者无语的是,梦风的脸上,时不时竟然还会出现一道无奈中带着一丝浓浓猥琐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老者是既无语又觉得自己果然是牛掰。这才多久啊,竟然便将一个老老实实,正正经经的稚嫩xiǎo徒弟,给带成了如此这般,异常猥琐的风骚徒弟。

若是让梦风听到老者此时心中所想,定会嘴角一阵抽搐,满头黑线,一脸蛋疼。

“咳咳…”自己都晃过神了,见梦风还在摇头晃脑,时不时猥琐的笑笑,这让老者不禁出声咳嗽了两声,示意猥琐也要适当,虽説为师很希望你能更加猥琐一些,但如此猥琐的做同一件事,还是没有那个必要的。

正在心中大叹的梦风,在听到老者的咳嗽声后,也是顿时回过神。

当看到老者竟然一脸义正言辞的模样,梦风没来由的一肃,心中暗暗无奈,自己竟然走神了。唉,都是雷庆瑶进行了一一回应。因为有如此猥琐的师傅惹得啊!

如果老者听到梦风此时心中的无奈,估计很可能会直接拿根鞭子出来,不给梦风任何机会,直接便是对其狂抽一顿。

不过在狂抽一顿梦风的同时,老者估计心中也会在想:你丫的知道为师猥琐很好,但却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説出来不是?为师虽説心里极度猥琐且异常闷骚,但表面上,还是正气浩然的説。

“风儿,这是为师刚刚炼好的两颗纳气丹,你拿去换成金币,然后去买凝印丹所需要的药材吧。”需要时,猥琐还是可以的,但Henry表示必要时,老者还是很严肃认真的,这不,老者便是一脸正色的将锦盒抛给了梦风,説道。

“嗯?”梦风一愣,见老者竟然这般随意的将一个锦盒抛过来,也顾不得多想,连忙便是将锦盒接了住,而听着老者説这锦盒中放着竟然是纳气丹时,梦风不禁嘴角一阵狂抽,老者这也太随便了吧,这可是纳气丹啊,一颗就算是几千甚至上万金币,都不一定能买得到。而老者竟然这样随意乱扔,万一给砸坏了,那可就损失大了的説。

“师傅啊,这可是纳气丹啊。你竟然就这样随意的扔给我,万一摔倒地上,摔坏了怎么办?”梦风庆幸自己反应快,能及时将锦盒接下来的同时,又对老者有些责怪,觉得老者实在太随意了。

见梦风竟然一脸庆幸之后,竟有些责怪的看着自己,老者顿时便有些不屑的説道:“就两颗黄品低级的纳气丹而已,至于摆出这副表情吗?”

“至于,很至于。师傅啊,你可要知道,这一颗纳气丹,最少估计都能换来三千金币。三千金币啊,只要省diǎn用,足以让一户三口之家的平民一辈子都不用愁吃穿了。”梦风一脸认真的説道。

“好吧,好吧,为师被你折服了总行了吧?你赶紧去拍卖场拍卖,或是直接到炼药阁出售换成金币,然后去买凝印丹的药材回来。”见梦风一脸认真且异常坚持,老者也很是无奈,只能顺从的diǎn了diǎn头,随后又叹息了声,道:“唉,真是太久没炼药了。这回炼一下,搞得为师有diǎn累了,先回纳金内休息了对了,你等等出门时,记得把纳金带上。”

説罢,也不等梦风回话,老者便是化作一道白色流影,没入在了淡金xiǎo铁片之内。日接待游客能力达1000余人

见状,梦风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虽説不知道老者为何让他把这淡金xiǎo铁片带上,但梦风却依旧照做,将xiǎo铁片和锦盒都放在了衣襟之中,然后梦风便是走出屋子,朝着梦府之外行去。

……

南通男科哪好
氯吡格雷抗凝血吗
太原阳痿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