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妖孽第四卷落凡第六十七章尘埃落定营养

史上第一妖孽 第四卷落凡 第六十七章尘埃落定

孙老怪心中焦急却也已经无力阻挡张景的飞剑,自己为了传承所有的法器都丢给了这嗖船坞,现在能拿出手的攻击法器也只有这件船坞法宝了。

“吼~吼~”绿烟猩猩的巨吼声震耳欲聋,被张景的法器刺中的脚底让他痛苦不堪,然后这只绿烟猩猩竟然开始融化,化成一滩粘液开始滴落,刚开始滴落得速度很慢,随后越来越快。

孙老怪见状抬手便将自己的酒葫芦丢了过去,洒落的绿色液体尽数要被酒葫芦收走。

王小拿微微一皱眉头,这万神千古阵不知道被二师尊胡乱改成什么了,从骨子里便透着一股邪劲。就在他思索如何办时,腰间的绿刃竟然飞出,当然现在已经不能称为绿刃了,一道白影嗖的一声便窜了出去,直奔老头的宝葫芦。

王小拿心中一惊,便要控制住它,然而它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有给王小拿反应的时间的,白色的飞刃已经穿透了孙老怪的宝葫芦。葫芦被白色的飞刃穿透同时出现大片的裂纹,一滩绿色液体开始流淌出来。接着王小拿听见一阵吞咽之声,随机白色的飞刃便窜会了到王小拿的剑鞘中,仿佛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一般,但是王小拿还是听到了它满意的呻吟声。随着这飞刃回来宝葫芦渗出来的绿色液体,竟然开始挥发,仅仅升腾微少的绿烟

远处的孙老怪脸色变得煞白:“元神真念,我的元神真念,我炼化如此的多的元神得来的元神真念,不,不,啊~”

听见孙老怪的叫声,王小拿呆滞了一下,孙老怪竟然在炼制元神真念,现在被着白色的东西吞了,怕是活不成了,王小拿砸吧砸吧嘴:“可惜了”

元神真念是樊灵教宗,培养元神的最低级的手段,风险非常的大,他需要修行者强行分裂出自己的一缕元神,然后祭炼成的真念,这样一来便用外物修炼元神真念,当然这个外物大部分便是提炼别人元神。但是元神真念一旦受损,元神本尊也休想活下来,但是这是归墟真人修行无望之时才能使用的禁忌术法。

现在二师尊这一修改,孙老怪可就惨了,二师尊想来是随意揉捏的法术,元神真念还跟万神千古阵柔和在了一起,这显然是怕施术者死的慢么,当然风险大收益也大,这一道元神真念若是被孙老怪吞了,马监察使说不定早就死了。亏了孙老怪贪心,舍不得的取回,怕是想用来做最后的杀手锏的,谁能想到,自己的还没来的及反击,元神真念竟然不见了。

“我跟你们拼了”孙老怪发疯似的控制着一缕绿烟追向张景,可惜这道绿烟太少了的,跟之前的数量根本无法比拟。

“师兄救我,师兄救我“张景边跑边哭,自己回身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绿烟的速度更快。

王小拿转头冲着马监察使道:“上仙,不要再做保留,小心被他临死伤到”

马监察使自然也是看出,孙老怪乃是垂死挣扎,不用王小拿开口,空中的仗番再次变大,借着船坞的吸扯力,将船坞孙老怪两人罩了下去。

可惜马监察还没来及松口气,一声巨响传来,马监察使张嘴一口鲜血喷出,人也在云层向地面跌落下去。

王小拿看了刚跑回来还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张景,一脚踹了过去:“还不赶紧去接着,你想死啊”

这孙老怪也是够果断的,见势不妙直接引爆了船坞法宝,自己也随着船坞爆炸尸骨无存,甚至连元神都没有保存下来的,直接回归轮回之河。

马监察使也随着自己法宝被摧毁,损了元神,再加上心脉之血消耗,身体也外号武藤兰虚弱到了恐怖的地步,人也随之昏迷。

张景慌乱抬起眼有些不解的看着王小拿,王小拿指了指跌落的马监使,张景嗖的便窜了出去,没被孙老怪杀死,若是摔死了,他们师兄弟二人可就惨了。

张景抱着马监察使,小声问道:“师兄,现在怎么办?”

王小拿四下看了一眼说道:“我们找地方修正片刻,待上仙醒来再说”,三人驾云便落入运出的深山中,王小拿随手便开辟了洞府。将马监察放下两人便盘膝等待。

一夜无话,马监察醒来的时候便看到王小拿两人守在洞府门口张嘴问道:“我这是在何处”

王小拿欣喜得走上前说道:“恭喜上仙,我们这是在莫水宗西侧的一座山脉”

“咳咳,你们两人不错“马监察一阵咳嗽后,盘膝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张景,双目便盯着王小拿。

“上仙夸赞了,若无上仙,我们兄弟二人怕也早就丢掉性命了”王小拿谦虚的说道,一旁的张景也随声附和。

“你二人立了大功,来自那个宗门,想要什么奖赏尽管说,只要这凡灵大陆有的,老夫都可以给你们”马监察微笑着说道

马监察的话让张景兴奋的只搓手太兴奋了:“什么都可以?”

王小拿回身瞪了一眼说道:“晚辈两人来自云厉宗,还请仙长为我二人做主,宗门精英都被孙老怪害死,我云厉宗危已”

马监察叹了口气说道:“眼下的祸事皆因你们云厉宗而起,不过罢了罢了,本仙尊来时便有人将云厉宗嘱托于我,看在你们两人立功的份上,百年之内不允许有人对云厉宗动手,亦不允许云厉宗弟子离开黑云帝国境内,更不许云厉宗弟子挑衅其他宗门”

王小拿听闻便大喜,忙伏下施礼道:“谢,仙长大恩”

马监察赶忙探手扶起说道:“现在云厉宗群龙无首,宗门之位你可愿意”

“仙长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一心修行,对于宗门之事实在是疲于应付,不过张师弟完全可以统领我云厉宗”

张景见王小拿提及自己,张景不要意思的搓了搓手,既然如此,那你们宗门的事情便按你说的,让张小友担当。

张景大喜,赶忙跪拜下去道:“谢前辈提携”

“不过,小友既得宗主之位,其他赏赐便不会再有,你可愿意”马监察开口问道。

”愿意,愿意“张景赶忙磕头应道,这个时候不答应自己岂不是傻了,要知道云厉宗得宗主之位,整个黑云帝国可是有数不清得资源供自己调度,自己以后得修行还不是无往不利。

“你二人且回宗门,一个月后老夫亲自去你们宗门一趟,拿着老夫得玉牌,这凡灵界定然无人敢害你等“

这马监察,吩咐完后便腾云而去,张景啪啪抽了自己几个嘴巴欣喜道:”师兄这是真得,这是真的“

王小拿瞥了一眼伸了伸懒腰说道:”走吧,还是速速赶回宗门,少不了又要废一阵口舌“

张景神情定了一定说道:”费一番口舌,师兄你说清楚,费什么口舌,上仙得法令他们还敢违背成?”

王小拿头也不回得说道:“其他宗门有法令之石,自然不敢再贪图我云厉宗,不过我们宗门内部就不同了,孙老怪偷偷离开宗门,我们宗门得法令之石可没人看管,自然也就无人能接到仙长得法令,所以我们现在回去还得解释为何只有你我二人活着,说不定一个不慎让人当叛徒给宰了。”

“啊,那我们还是躲躲吧”张景追上王小拿劝道:”师兄,我就再外面呆上一个月再回宗门也不迟啊,何必冒这个险“

王小拿冷笑一声:”呆上一个月?你以为宗门之位这么好得,若我们再宗门连自保的本事都没有,那我们还想要宗门之位?”

“可是上仙给了我们保命令牌”张景拿出令牌来说道。

“这令牌你若是用了,到时候我怕云厉宗便不复存在了,你以为上仙那么仁慈?你我算是救了上仙的恩人,宗门让你我陷入生命危险,再加上孙老怪的事情,二次冒犯上仙你觉得到时云厉宗还会存在,到时你我再插言求情就是不识抬举了”

“那我们怎么办”张景追了上来忐忑的问道,这小子并不傻,王小拿如此说他立马就明白过来,顿时有些慌了神。

王小拿抬脚踢了过去:”你在宗门什么地位,你可是宗门长老的孙子,三老的弟子,较3月份下降4.3个百分点虽然他们人都不在了。可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

“对啊”张景伸了伸脖子瞬间直起了腰板:“宗门这帮孙子,哪一个没被小爷欺负过,想欺负小爷,我看谁敢,现在身后又有仙长在,我吓不死他们”

说完扭头媚笑的说道:“师兄我们这就会去,我倒要看看谁敢找我们师兄弟的麻烦”

王小拿叹了便腾云而起,总算云厉宗的事情告一段落了,非鲤从王小拿的束发中钻了出来落在王小拿的肩膀上打了一个哈欠。王小拿却陷入了沉思,大师尊说我还有百年的寿元,定然就是了,虽然我得了传承性命无忧,但是修行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艰难,修行置后这是王小拿最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飞升仙界迫在眉睫了。

吉安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小孩怎么提高免疫力减少生病
沈阳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