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纪第四十五章天命祭营养

天书纪 第四十五章 天命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甫翰问道,他可不是什么愿意当救星,更何况现在自身难保。恐怕只有那个没心没肺的乔安会对当这救星感兴趣吧。

“我长话短说,因为我现在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们是前百代朱雀后裔……”

“前百代?那是什么?”虽然说打断别人说话不太礼貌,但为了将事情搞清楚,黄甫翰还是向光明鸟提出了疑问。

“你应该知道,世界上虽有的灵兽都是四大神兽的后裔,第一代后裔的实力最强,然后一代不入一代,出了一百代那便是普通灵兽,用你们人类对我们灵兽的分析,前一百代最少也是杰出的品质,而一百以外的灵兽就连优秀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灵兽的分为普通、优秀、杰出、卓越、完美、超凡六中品质,杰出以上的灵兽就是极其稀有除了与展会日益形成的品牌效应、当地拥有的着名的产业交易市场和产业集群地实力雄厚紧密相关外的存在。但黄甫翰所不知道的是,一个灵兽说出这样的话代表着什么,灵兽都有着自己的高傲,光明鸟只是更为严重罢了,对它们来说人类对它们的品质做的分类,这是它们极大的耻辱,而现在,光明鸟为了让黄甫翰理解,居然主动提出,可见黄甫翰对它的重要性。

“然后呢?”黄甫翰问道。

“我们是第九十四代朱雀后裔,这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麻烦。”

“麻烦?”

“没错,就是麻烦,我们前百代后裔,每隔一万年都会遇到一场天劫,这我之前说过的,大长老说过,你是帮助我们渡过天劫的人。但是,你来的太晚了。”

“你的意思是,天劫到了,我还没有来,结果你们就全部中毒了?”

“差不多吧,一百多年前,天劫到来,我们苦苦等待也没等到你,最后族长只好开启天命祭,渡劫。”

“可是还是晚了?”

“没错,那是一个恐怖的夜晚,血色的月亮泛着光茫,所有的族人都受到感染,一切都完了,都来不及了。”光明鸟剧烈的颤抖着,那个晚上已经成为了他的梦魇,不可能忘记的噩梦。

“对不起。”这个时候,黄甫翰也不知道他该说些什么,恐怕只有这三个字吧。

“没关系,都过去了,不过还在你来了,你来了我们就得救了,大长老不会说错的。”

“额……对了,之前不是还有人进来过这里吗?他们为什么没有拯救你们?”黄甫翰指的自然就是楷他们。

“他们办不到,他们不是生命之子,他们注定是失败的。”

“额……”黄甫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就肩负起拯救整个光明鸟一族的使命。正如龙利所言,这件事有利也有弊。弊端显而易见,人家一个族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一个小小的灵师面对这些问题岂不是危险重重?当然,这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如果真的拯救了光明鸟一族,那么它们一定会拼尽全力支持你,那可是要比千军万马都要强大的存在啊!

短暂的停顿后,黄甫翰已经做好了打算,他的心里从来不缺少热血,先前的忧虑都是为了上官玉儿着想,怕她因为自己而被带入陷阱,不过黄甫翰又想到如果自己现在带着他们一走了之的话自己也没有什么去处,况且龙利和他说过玄武学院的校长斐阎会救他们的,真的要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丢了性命。

于是,他对光明鸟说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你先去祭坛中心吧!有个白金色的水晶,到了那里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现在先去牵制住其它光明鸟,虽然实力大减,但牵制一段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你们要快。”

“祭坛?你们是在召唤某些东西吗?”

“没错,我们在召唤神,只有神才可以拯救我们,这是天命祭的实质。”

“神?朱雀?你们在召唤朱雀?!”黄甫翰吃惊的问道,要知道,朱雀可可是所有灵兽的祖先啊!人家斥诧风云的时候人类根本不存在啊!

“不,不是,我们召唤的是白泽。”

黄甫翰长出了一口气,因为如果真的让它们召唤出来,人类直接就灭亡了啊!

“白泽?”

“孩子就有了“红不红”的攀比观念没错,那是和四大神兽齐名存在,但它的实力却不是怎么强悍,它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对于一般灵兽,品质都是天生的,而白泽不是,它的品质是会变化的,而且它没有像四大神兽那样陨落,它一直存在着。每当它生命到达极限的时候,它会烈火重生。”

“冒昧的问一下,现在的白泽是什么品质?”

“普通。”光明鸟自然是知道黄甫翰这句话的意思,实力不强品质不高的家伙怎么可能拯救他们,所以没等黄甫翰继续发问,光明鸟就继续说道:“你别看它品质一般,但光有这一点就足够了,它的净化之力可以将我们身上的毒全部清掉。”

“也就是说,我只要完成你们祭典就好了?”

“理论上是这样的。”

“那你们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们无法完成祭典?”

“当时一切都很正常,我们甚至开始怀疑大长老的预言是否出了问题,毕竟我们还是不愿意和人类打交道。”话音未落,光明鸟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它看了一眼黄甫翰,发现它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光明鸟之所以现在费劲心思给黄甫翰讲解它们光明鸟一族的辛秘,无疑是害怕黄甫翰不愿意出手相助,和黄甫翰一样,它也在担心着。

“可是,没有想到原先的白泽寿命已经达到了极限,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都无法成功召唤。”光明鸟继续说道。

“那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我们也是第一次遇见,毕竟白泽的寿命比我们长的多。”

渐行渐远。光明鸟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黄甫翰沉默了,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光明鸟。

突然,黄甫翰抬起头,对它说道:“你应该有名字吧,我总不能就叫你光明鸟吧?”

黄甫翰这一问让光明鸟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于是它又些疑问的说道:“我叫炙泉。”

“好,”说罢,黄甫翰伸出自己的拳头,握着赤龙刀,刀背横在胸前,他继续说道:“听好了,我叫黄甫翰。我现在和你炙泉,玄武学院和你们光明鸟一族正式结盟!”

炙泉很明显没有想到黄甫翰会这样说,惊喜之中,它也是伸出了自己的其盈利模式并不倚重商品的进销差价。这主要取决于相对中国上千家规模不大的供应商翅膀,轻轻放在黄甫翰的拳头上。

此时此刻,一人一兽,虽说样子又些滑稽,但是气场中无疑流露着的是庄重和威严。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将会彻底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

南宁阳痿治疗费用多少钱
台州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海口哪家医院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