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直播间第章怎么会是千落营养

大圣直播间 第536章 怎么会是千落!

“媳妇儿,来来来这里有位置。”

崔石刚刚在候诊大厅找了个位置落座,就有一对青年男女互相依偎着走过来,就坐在崔石对面。

看得出来,这是一对幸增加对城镇低收入群众和农民的 ……(快文省略667字福的小夫妻,俩人有点奇怪地瞅了崔石一眼,目光向周围寻找一下,似乎在找崔石的女方在哪里,没找到也就收回目光,虽然多少有点异常,但或许是人家媳妇儿上卫生间之类的呢。

不过,这个男人不靠谱,媳妇儿来做产检,不应该寸步不离的么?

那个自以为做得更出色的男人略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媳妇儿,你说咱给宝宝起个什么名字比较好?我姓王,你姓马,要不孩子就叫王诗玛吧,谐音思马,代表我对你的爱呀……”

“什么啊!”

年轻的女人开始还有点高兴,随即皱眉道:“什么就思马啊,说得我好像要怎么着了似的,多不吉利!”

啊?!

男人一愣,这个马屁可是拍得错了位置,连忙尴尬道:“呸呸呸……那要不叫王爱马……算了算了,我再好好想一个……”

擦,这是个活宝啊。

崔石本来心情不咋地,被这活宝男差点逗笑出声。

你去上随便搜个大众普适版的,也比这个强啊,一会儿司马一会儿艾玛,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看起来,这男人要么就是追女孩追得太辛苦,到现在还没脱离惯性,要么就是性格上天然比较弱势,所以才一有机会就想方设法讨好,还偏偏没讨好到点子上。

按照这个规则,我和千寻要是走到这一步,孩子是不是得叫崔思柳?嗯……好像听上去还不如崔斯特顺口呢。

“这位兄弟,你能不能让一下,我女朋友刚做完手术,这里没座位了……”

又一个男人脸色焦急地在大厅兜了个圈子,却发现人满为患,所有的候诊座椅都已经有人,看来看去瞄上了崔石这个单身男士,情急之下来不及多想,匆匆到崔石跟前,试探着请求道。

“行,你来。”

崔石当然不可能赖着这个座位,更何况听说还是个刚做完手术的女人。唉,做个安全措施是有多难,非得追求一时爽,然后到医院床上躺?

你们又不是因为喝了子母河水!

“谢谢谢谢!”

男人额头微微见汗,先把座位给占住了,然后向一个方向张望。

什么跟什么啊!

崔石心想这妇产科医院里见到的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不靠谱,这哥们比那个乱起名字的更奇葩,自己过来占座位,座位有了,然后女朋友扔了?

这怕是个假的男朋友吧!

“刘曦?刘曦?”

忽然间,一个崔石很熟悉的声音自远及近,很快见到了崔石刚刚的座位上坐着的那个人,立刻小跑着过来,二话不说先责备道:

“现在知道紧张了?早干嘛去了你!”

听到这个声音,崔石浑身一震,竟然是如遭雷亟。

千……千落!!

万万没想到,自己得知柳千寻和柳千落根本就是观音两个分身的消息之后,和柳千落的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时机。

他刚刚让座,是背对柳千落的方向,再加上今天到妇产科医院“踩点”,他特意穿了一身不起眼的衣服还戴了副墨镜,不然万一见到哪个熟人可就十分尴尬。

熟人,的确是遇到了。

可怎么会是千落!!!

崔石稍稍侧过半个身子,见柳千落并没有注意到他,一手捂着小腹,训斥道:“我跟你说刘曦,这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你说不想那么早结婚,这个孩子也不能要,我暂且信你。但你要是不负,始乱终弃,那我就……”

“那我就弄死你!!”

崔石直接就炸了,看着柳千落一手捂着肚子,脸色也不太好看,大约这种手术必然是不可能舒服的。但这个狗屎一样的渣男,打着女朋友的旗号要的座位,现在却死赖着不起来。

柳千落不声不响找了个男朋友也就罢了,竟然这么快就发展到这个地步?

侯建鑫真是只蠢猪!

自己不敢跟柳千落联络太多,唯恐引起弥勒佛的怀疑和警觉,只是跟侯建鑫提了一句,让他多关注一下柳千落那边的情况。

可现在公众对于及时、准确的权威信息需求迅速增长。2003年后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竟然没得到半点消息。

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观音和我前世的孙悟空曾经有一场旷世难闻的千年之恋,后来我因为不喜欢灵山的氛围,选择投胎转世到人间逍遥,观音也化作柳千寻和柳千落两个分身跟着来到凡间。

柳千寻因为义父王剑峰的病情跟自己相识,后来并且只适用与APS-C画幅。但是对于预算不多渐渐日久生情,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却只有短暂几日的聚首。

后来才得知灵山剧变,观音也不得不回去主持大局,仍然不敌弥勒佛的势力,柳千寻的分身被击杀在落珈山紫竹林前,只剩下一个还没有解封记忆的柳千落,需要崔石手中的那片杨枝柳叶,再加上一句鬼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解封咒语,才能够把柳千落重新变回法力无边的观音大士。

为此,崔石才去参加那个什么全国比武大赛,目的完全是为了跟柳千落有更多的接触机会,慢慢试探出那句咒语的内容。不然,那个比赛的强度对现在的崔石来说,简直就是拳打幼儿园脚踢敬老院,太欺负人了。

然而还没等到全国比武大赛开始,竟然在妇产科医院碰到了柳千落,身边奇迹般地多了个不知来路的刘曦,看样子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还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

“姐夫?!”

柳千落大吃一惊,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崔石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柳千落,可是木已成舟,夫复何言?他苦笑一声,看了看柳千落有些苍白的脸色,目光又落到她用手按住的腹部上,叹息道:

“这手术……挺难受吧?”

10万民众聚集在巴黎共和国广场 啊?!

柳千落一愣,连忙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哭笑不得道:“姐夫你说啥呢!哪是我做手术啊,是我们监区今年刚入职的同事,出了这档子事,我作为监区领导就跟着过来照看一下,顺便也帮这傻孩子撑撑腰。”

卧槽!

崔石也惊住了,刚才脑子里瞬间闪过的千头万绪,原来全是浪费感情,脑细胞白死了。

“那你捂着肚子干什么!!”

放松下来的崔石,没好气地问道。

“昨晚撸串喝酒,吃坏了肚子啊,要不是为了璐璐这傻丫头,我就在家休息啦……”

崔石:“……靠!”

白山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
气血两亏心慌气短怎么滋补
西安阳痿治疗哪家好